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抗癌命运不同的两生花

2018-12-01 06:09:42

抗癌:命运不同的“两生花”

生物通报道:抗癌药物gefitinib(商品名Iressa)和单克隆抗体药物cetuximab(商品名Erbitux)都能够杀死过量表达EGF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蛋白分子的细胞。出乎意料的是,花开两枝却一枝独秀:一项比较它们关闭肺癌细胞中的一种突变的过表达生长信号能力的试验表明它们的表现截然不同。

检测结果只有gefitinib能够杀死含一种突变EGFR分子的肺癌细胞,而cetuximab则因攻击EGFR分子的不同部位而对这种突变信号几乎没有影响。这项研究的结果公布在8月17日的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上。

Erbitux是结肠癌(EGFR分子未突变)中EGFR信号的一个有效抑制因子。研究人员表示这种迥异的结果增加了设计药物靶标的突变对药效产生重要影响观点的证据。现在,研究人员知道了那些人能够从靶向EGFR的药物获益。

Iressa和Erbitux都被设计成能够抑制促使多种癌症生长的过表达的EGFR信号。在包括非小细胞肺癌(NSCLC)、结肠癌在内的一些疾病形式中,一个正常的EGFR分子能够产生异常的信号。在患有非小细胞肺癌的少数病人中,这种过度活跃源于一个突变的EGFR蛋白。

研究人员Mukohara和同事希望能够确定出Erbitux是否能对携带EGFR突变的NSCLC病人也有效。结果,他们发现两种药物都能阻塞具有正常的EGFR的细胞中的多余信号,但是只有Iressa明显对那些携带一种突变EGFR的癌细胞有效。Iressa和Tarceva都是能够口服的小分子药物,它们能够抑制EGFR分子在位于细胞内的部分。在NSCLC中,携带突变的病人对两种药物都有反应,尽管只有Tarceva能够有助于病人的存活。Erbitux是一种能够与EGFR受体延伸到细胞外的部分结合的单克隆抗体药物。这种作用部位的差异可能是导致它们对突变EGFR细胞产生不同影响的原因(生物通杨淑娟)。

全蝎蝮蛇丸筋骨丹
电镀层测厚仪
二人牛牛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