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厕所两百年革命史让人类平均寿命延长了20

2018-12-04 02:48:35

厕所两百年“革命史”:让人类平均寿命延长了20年

厕所 是一个令人尴尬的话题,除了艾伯特 伊莱亚斯和亚历山大 基拉之外,几乎无人涉猎公厕文化。更有甚者,当一家期刊以 厕所论文:分性别修建公共厕所 为题向社会征文时,《新标准》杂志的一位读者藐视地回应道: 这代表人类知识和道德可怜的破产!公共厕所!难道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但不为人所知的是,根据2007年《英国医学杂志》的统计调查,过去200年中,医学界的里程碑,既不是青霉素也不是避孕药,而是现代 卫生设备 。 在19世纪排污设备很差的伦敦,有一半的婴幼儿夭折;当拥有了厕所、排污系统以及人们习惯了用肥皂洗手后,儿童的死亡率降低了1/5。这是英国历史上儿童死亡率降幅的一次。 由此,哈佛大学遗传学家加利 拉夫昆认为,在延长人类寿命的诸多因素中,厕所是的变量,现代公共卫生设施使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了20年。拥有良好卫生设施的人患病的几率较小,请假误工的时间也较少,这样他们的医疗支出也就相应减少。有研究数据显示,在卫生设施方面每投入1美元,在节省医疗费用和提高生产力方面平均能得到7美元的回报。早在1875年,英国伯明翰的市长约瑟夫 张伯伦就曾说过,由可预防疾病所引起的矿工和医疗费用每年高达54000英镑,是修建卫生设施花费的两到三倍。 五万生命的代价 现代排污系统的诞生,与伦敦一次大瘟疫有关。当时随着排泄成本的上涨 清洁工的工资涨到每晚6便士,百姓们发现直接把粪便倒入掩盖住的水道里更方便省钱。既然他们是掩盖着的,谁会在意呢而且,更重要的是,又有谁会去看呢于是,到1815年,人们普遍都这么做了,以至于伦敦市政府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允许人们把自己的排水管和下水道接通。随之问题就来了。这些下水道都直接通向泰晤士河。到1840年,正如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师托马斯 丘比特在议会的小型特别委员会上为实施《城镇卫生法案》作证时所说的那样: 泰晤士河现在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粪水池了,而不再需要每人一个粪坑了。 在此情况下,各种疾病随之滋生蔓延,其中可怕的是霍乱。霍乱病菌的主要载体就是人类粪便。在良好的卫生条件下,水源与粪便分开,可以抑制霍乱的传播。然而在19世纪早期的伦敦,当地9个水管理公司中有5个是从泰晤士河直接取水供人饮用的。而这正是霍乱的温床。1831年爆发的场瘟疫夺去了6536人的生命。在1848~1849年的瘟疫中,整个英国死亡50000人,其中伦敦就死了14000人。当时,由于刚刚流行起来的抽水马桶向已经满满的粪坑或下水道排放了更多的污水,因此被指责为带来了更多的恐惧却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公共卫生专家在谈论这场灾难时,都不会忘记约翰 斯诺医生。正是他个认识到,霍乱在粪便中传播,而粪便又污染了水源,从而导致了这场瘟疫。1854年的一个星期五上午,约翰 斯诺医生将百老汇街上的一个水泵柄拆了下来。这一历史性的举动阻止了这场瘟疫的蔓延。从此,结束了公共卫生员爱德温 查德威克关于 将污水直接排放到泰晤士河可能伤害这条河,但却能保护人的健康 的歪理。英国开始建设污水管道,冲水厕所也不必再背黑锅了。这就是伦敦着名的巴扎尔盖特下水道系统的来源。

景观仿木护栏
仿真树公司
通痹关节舒一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