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香港29人被名列密切接触者

2018-12-09 00:09:33

香港29人被名列密切接触者

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昨日透露,与该韩国患者同机的29人被列入密切接触者,已经联系上12人,包括3名韩籍人士、9名中国籍人士,当晚会安排入住西贡麦理浩夫人度假村隔离营隔离14天。早前疑受感染的女护士已经出院。

该中心总监梁挺雄介绍,同机的8名机组人员,两名机长在驾驶舱内,并无接触该患者,无须隔离。其余6名空中服务员全部已离港。

梁挺雄说,中东呼吸综合征是通过飞沫传扬,因此将患者所在座位前后两排乘客列为密切接触者合适,还有50人被列为其他接触者,香港将会采取强制隔离所有密切接触者。

29名密切接触者中已经沟通12名在港人士,会安排入住麦理浩夫人度假村的隔离营,全部没生病征,而其余17名密切接触者,部分已经离港,会与入境处后续追踪。

梁挺雄指出,该韩籍患者26日15时乘坐直通巴士前往内地,在沙头角转车上惠州,涉及三辆巴士,共有21人被列为可能接触者,其中1人已入住玛嘉烈医院,会尝试接触其他可能接触者逐个评估,接受医学监察。

南都昨日发现,在香港机场内地过境巴士站未见有防疫措施,服务如常。

而永东直通巴职员指有关巴士已经消毒,暂不会投入运营,涉事司机在放假,呼吁市民不用担心。

为方便汇流隔离防疫,机上12名紧密接触者当晚入住西贡麦理浩夫人度假村隔离营,而巴士上的接触者则须按座位距离评估是否需要隔离及隔离日数。其余50名非紧密接触者也需接受医学监察,防护中心会定期沟通他们。

昨日下午6时许,10多名卫生署医护人员乘坐政府部门车辆到达西贡麦理浩夫人度假村,随行有两辆运送物资货车,预计是为封锁度假村做隔离营准备。

卫生防护中心发言人表示,政府已预先做好所需准备工作,如有需要,会采取其他所需疾病控制措施。

香港排查中东呼吸综合症患者在港接触者 18人隔离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表示,有81人曾与患者处于同一机舱,其中29人坐在患者附近两行座位,被列为密切接触者,中心已追踪到当中18人,全部暂没病征,会安排去麦理浩夫人度假村隔离,余下11人已离港。中心总监梁挺雄称,29人当中有14人为韩籍,15人为中国籍,但不清楚多少人是香港居民;已追踪的18人中,至少3名韩国人,9名中国籍人士。

香港29人被名列密切接触者

至于与患者同车的24名旅客,卫生防护中心追踪到其中一名非密切接触的乘客,但没病征。另一曾载患者经机场往沙头角的永东直通巴司机,昨日一度离港抵内地数小时,永东助理总经理李丽华称,已批他请假7天在家隔离,暂无病征,但不能控制员工行踪,据该员工称,并无接获指示须强制隔离。卫生防护中心确认他非密切接触者。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表示,香港市民毋须过分恐慌。医管局总行政经理(感染及应急事务)刘少怀称,香港公院急症室已增高追问病人外游史,连即日来回广东的都要问清楚。

中国发现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病例,令人忆起一度肆虐的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此间专家在受访时表示,目前已研发出多个治疗性抗体和多肽药物,公众不必恐慌。

致死率高传染性低

MERS与SARS同属冠状病毒。2002年起,SARS在极短时间内传扬到全球30多个国家,10%的感染者被夺去生命。时隔十年后出现的MERS综合致死率在30%上下波动,全球累计已确诊患者达千余人。

从目前来看,MERS不像SARS传染性那么高,打个喷嚏都能感染。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研究员严景华说,目前尚未有证据表明该病毒可在人群中广泛传扬。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病毒尚未发生变异,只是有限的人传人,应该会比较好控制的。

严景华还提到,烈性病毒不可能大面积传扬。美国爱荷华大学MERS研究专家斯坦利珀尔曼亦有类似看法,如果MERS病毒像现在这样传扬,每次对人类产生极小范围的侵袭,它很快就会消失。

病毒溯源抗体研究

尽管专家称目前没有可用的疫苗和药物治疗方法,但并不意味着人们对于MERS束手无策。

首先,作为一种动物源性疾病,科学家已确定MERS病毒的主要宿主蝙蝠和中间宿主骆驼。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西氏墓蝠的粪便样本中,发现了一种似乎来自于冠状病毒的微小基因片段,与首位人类患者的病毒完全相同。中美科学家则合作发现了该病毒从蝙蝠传染到人类的途径。

其次,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带领的研究团队,2013年时就已阐明MERS病毒侵入宿主细胞的机制。研究显示,病毒表面的突刺蛋白"S"蛋白,通过名为RBD的结构域与人CD26受体结合,由此入侵宿主细胞。

通过把抗体与S蛋白靶向结合,使MERS病毒被包裹开始,从而阻止其入侵宿主细胞。高福课题组成员、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院副研究员施一告诉,课题组开发相应的治疗性抗体已在小鼠模型上初见成效。

国际合作临床可期

专家目前并不确定MERS病毒病原体会否发生剧变,使其在人际间传扬能力更强。严景华透露,将尽快分离出亚洲患者携带的病毒,做好预防性研究。

施一表示,中科院和卫计委进行了相应布局,因为有SARS病毒的应对经验,项目研究得以快速进行,中国已研发出多个治疗性抗体和多肽药物,均处于实验室水平,下一步需要加紧进入临床研究。

事实上,科学家们正在积极试验各种抵抗MERS的办法。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性疾病研究所建议尝试利巴韦林和干扰素-2b两种药物联用的疗法,该方法在动物试验中被证实有效。来自德国的研究团队研发出一种改善型痘苗病毒安卡拉株,目前该疫苗研究并没有出现比较严重的副作用。

此外,早出现MERS确诊病例的沙特阿拉伯正在联合数家国际医药公司开发相关疫苗,争取赶在MERS风靡季节到来前上市,以消损中东各高发地区的发病率。

氮氧化物检测仪公司
回收CPU
网络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