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科技业重新回到硅谷新时代已经到来

2018-12-01 08:18:40

科技业重新回到硅谷:新时代已经到来

邹卫国

马丁(Martin Korling)已经将斯德哥尔摩的办公室搬到美国硅谷,他本是爱立信总部服务与软件研究中心负责人。现在,他的使命是增强爱立信在硅谷的整合力。

同马丁改变了他的工作地点一样,爱立信CTO洪凯申(H览kan Eriksson)已将办公室安置到圣何塞 位于硅谷的中心城市。这家公司在硅谷的员工,两年之间增至1400多人,而他位于美国的同事,已经有14000人。

现在,可以说科技业又回到了硅谷时代,正如爱立信这个全球的电信设备商的战略调整,标志着一个时代的转折,新硅谷时代已经到来。

十多年前那一轮科技泡沫破灭之后,全球科技焦点是新兴市场的科技园区。包括IBM、Intel等大名鼎鼎的美国硅谷巨头,他们都在印度、中国迅速设厂或开设分支机构。抑或是2008年,又一轮美国硅谷的裁员高潮展开,雅虎、思科、英特尔这些硅谷的巨头亦在接连裁员。

但是,这个趋势正在逆转。看看这些风头正劲的公司:Facebook 未上市之前已获得500亿美元估值的社交络公司,已经在硅谷租赁了1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区作为新的总部。

在过去,硅谷在很多时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地方。如果只考虑移动语音还有发短消息等等,那么所有的这些事情可以在欧洲就能完美执行。

电信运营商主导的年代,成就了欧洲电信设备商的辉煌。欧洲的电信运营商统治了几乎所有的成熟市场。美国的两家电信运营商中,Verizon Wireless源于英国的沃达丰旗下的合资公司,AT T亦是如此,若收购T-Mobile USA成行,德国电信将成为AT T的股东。

此种背景下,出身欧洲的爱立信就是全球的电信设备商。包括诺基亚,即使当下陷入困境,但其曾经是全球电信不可忽视的巨头。

苹果和谷歌改变了这一切。苹果的热卖,标志着整个科技业的商业模式在颠覆。高质量的语音服务被数据服务取代。

这样的转换确实是颠覆性的:苹果的并不是由传统意义上的制造公司造出来的,它的基因来自计算机行业。这意味着一个全方位的重新整合:提供这种服务的软件平台 像Google、Android平台;重新设计的芯片;基于各种用途的应用开发等等。

他们都来自硅谷。在这里,朝任何一个方向走10分钟都会到达其他的着名公司。就像爱立信首席技术官及硅谷总部负责人洪凯申所称的那样: 所有的东西终引导我们,我们的合作伙伴其实是在硅谷。

事实上,在这些科技领域的技术竞赛其实已经展开,每6个月就有新的平台出来,不断地进行升级。如果没有一个开放式的络以及很好的合作伙伴,要试图在这样的科技竞赛中保持,是没有办法达成目标的。以至于,当下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也正演化成为联盟与联盟之间的对抗。

而在这个时代,核心的利益相关方都落户美国西海岸,在旧金山湾的硅谷,则集聚了基础的主导力量: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是智能、上本和平板电脑厂商产品的基础;微软的操作系统亦扮演关键角色;各大公司在硅谷有数千员工从事智能产品开发;硅谷创业者和独立应用开发人员则附着在这些企业上面 硅谷的风险投资亦以充裕的资金流向这些公司。

雾炮车
陶瓷波纹填料
晾衣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